“菠菜”DApp热潮消退,自称区块链3.0的EOS靠什么自我拯救?

最初所有人曾对EOS信心满满,认为区块链3.0正式到来,但半年光景过后,现实显得略显残酷。

“菠菜”DApp热潮消退,自称区块链3.0的EOS靠什么自我拯救?

行情依旧冷淡,但EOS却依然物议如沸。前有博彩DApp吸睛,后有BM新项目言论惊人,伴随争议而生的EOS,随着时间推移,争议声有增无减,它是否还能称得上“区块链3.0”?

黑客猖獗,EOS博彩成众矢之的

2个月前,FOMO3D将以太坊推向舆论的高潮,一时间风头无匹,而随着黑客两次窃取最终成果,这场轰轰烈烈的博弈彻底落下帷幕,落幕的并不仅仅FoMo3D,而是以太坊的整个博彩DApp行业:用户量持续走低,交易量严重不足,短短几十天,两幅光景。

不过,投机者们并未离开,只是转移了阵地,EOS现已取代以太坊,崛起为新一代“博彩公链”,而跟随着转移的还有黑客,EOS博彩业成为了近期黑客重点关注的目标。

在过去的两个月中,黑客频频得手,截止11月30日,经媒体报道的黑客攻击事件已近10起,而更多的黑客攻击事件恐怕仍未爆出。在10月中旬至11月中旬之间,黑客攻击较为猖獗,主流EOS博彩游戏均遭黑手,部分游戏损失极为惨重。相较于此前以太坊博彩游戏而言,黑客无疑将攻击范围扩大的很多,且攻击手法也更为多样,但由上述内容可见,黑客的攻击仍集中在随机数问题上,且得手次数频繁。

“菠菜”DApp热潮消退,自称区块链3.0的EOS靠什么自我拯救?

对此,北京链安技术专家Hardman表示,伪造转账通知、“虚假EOS”以及数值溢出、权限校验等问题较为简单,开发者具备足够强的安全意识就能够规避。

而针对随机数屡被攻破的问题,他则表示,EOS并没有为开发者提供随机数接口,目前由伪随机数发生器生成的随机数不够随机,关联到指定的区块变量后容易被黑客识破,黑客可以提前预测结果,使得下注后中奖的概率大大提升进而以不公平的方式赢得奖金。

这也就涉及到了博彩类游戏背后的逻辑:博彩类游戏进行结果判定时,由随机数充当“裁判”,判定大奖到底归谁。比如,用A和B代表结果,那么随机数生成A和B,就代表比赛参与者各有50%的可能性赢得比赛。

无论是“掷骰子”、“抽奖”还是其他类型博彩玩法,其核心都是“随机数”。一旦随机数出现问题,游戏安全性便失去了保证。

EOS公链问题不断,博彩成“最优”选择

据dappradar数据显示,目前EOS DApp排行榜前十名当中,博彩占据6席,尽管前两名被其他类型占据,但这并不妨碍博彩占据EOS生态的主动性,无论是交易量还是参与度,博彩仍远超其他DApp。

从以太坊到EOS,博彩DApp经历了一个变迁的过程,这其中除却开发者和玩家投机逐利的因素外,EOS公链本身的技术因素也成为博彩横行的因素之一。

复杂游戏开发成本高昂。EOS上开发需要消耗EOS RAM(内存)、CPU(计算能力)以及一定程度的网络流量(NET),越复杂的游戏需要消耗的资源越多。

Hardman表示,NET和CPU是通过开发者无息对外抵押EOS获得。到期之后可以拿回同等的EOS,但是由于EOS处在不断增发过程中,就此导致了部分EOS的贬值,而贬值的这部分EOS使得开发者变相的为处理交易和提供处理能力的节点付费了。

这也就意味着,在EOS公链整体用户数量有限的情况下,开发者必须选择资源消耗低,且回款周期较短的DApp,从这一角度而已,游戏逻辑简单的博彩类游戏就具备了天然的优势——毕竟其本质只需要一个随机数核心就足矣。

同样成本高昂的还有用户成本。不同于比特币、以太坊网络,EOS的地址注册需要用户支付一定成本,在高峰时段(EOS柚子价格处在高点时)甚至要超过100元人民币。也就是说,如果想要体验EOS中的DApp,在体验之前就要付出一笔不菲的费用,对习惯了互联网下载免费、增值服务收费的用户来说,这种方式很难适应,也导致EOS中的DApp很难具备广泛的用户群体和基础。

游戏获客成本则是另外一个难题。目前绝大多数项目所发行的token都是基于以太坊网络进行的,而EOS公链部署的token则少之又少,其原因在于EOS中“空投糖果”也需要支付费用。

据北京链安提供数据,在高峰时期,对一个账号转账EOS代币需要消耗0.24k RAM,如果空投1w用户,成本为2400k RAM,折合约为2400个EOS,远远高于互联网获客成本,这就是说利用“空投糖果”获取用户量的策略是很难成立的。

那么,在增量市场获取困难的情况下,打动存量市场,是DApp们生存的唯一可能性,而博彩凭借着更加直观的利益获取方式,更容易打动存量市场。

博彩浪潮消退,EOS前路迷茫

虽然EOS上目前的博彩游戏仍占据绝对主动,但是颓势已经渐渐显露出来,用户参与度、交易量持续走低,虽然偶有新入局者异军突击,但是无法改变行业整体走势。或许,EOS博彩也将踏上以太坊博彩DApp的后尘。

“菠菜”DApp热潮消退,自称区块链3.0的EOS靠什么自我拯救?

不过,这些开发者们或许早就为自己规划好了退路,只要投机者存在,博彩就不会消亡,只需要换一个场所,就能够重新开张,以太坊、EOS之后,波场已经渐渐成为博彩Dapp转移的场所。

目前波场几款主流博彩游戏的用户量和交易量都处在上升阶段,或许目前仍无法与EOS相比,但是此消彼长之下,波场晋升为“博彩”公链,或许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。当然相比较EOS近200个DApp,波场的整体超越EOS仍需一定时日。

EOS的争议绝不仅仅只来自于博彩类Dapp,同时也来自于BM以及混乱的社区管理状态。

11月28日,EOS创始人BM(Dan Larimer)称打算打破自己原来的设计,抛弃DPoS。尽管他表示新项目的开启不代表会抛弃EOS,也不会影响EOS的价值。但EOS的价格还是受到影响,一路从3.215美元跌至3.076美元,1小时内跌幅近5%。BM言论真假或许还难以判断,但是却着实给本就争议的EOS再添上几分不确定性。

或许最初所有人曾对EOS信心满满,认为区块链3.0正式到来,但半年光景过后,现实显得略显残酷,曾经的理想尚未实现,却新增不少非议,EOS和BM或许是时候想想解决的措施了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