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夜之间,炒鞋之火热也蔓延到币圈

一夜之间,炒鞋之火热也蔓延到币圈。CoinEx、ZBG等交易所“上鞋”的截图在币圈疯传,热度在币民的朋友圈里升腾。

一夜之间,炒鞋之火热也蔓延到币圈

一夜之间,炒鞋之火热也蔓延到币圈。CoinEx、ZBG等交易所“上鞋”的截图在币圈疯传,热度在币民的朋友圈里升腾。

CoinEx、ZBG等交易所“上鞋”只是一次跟风营销,还真有加密货币交易所上了“鞋对”,早在今年5月,55.com就上线了ATO潮牌交易通道,供投资者用USDT就可以炒鞋。

炒鞋引起币圈的关注与其疯狂的利润有关,一双市价2000元的球鞋可以炒到数万元,可与币圈的10倍币们媲美。

一些币圈玩家也加入炒鞋大军,曾是区块链行业从业者的黄小民(化名)也在今年6月入了“鞋圈”,每天上下班的地铁上都会抽几分钟时间看新鞋。

无论是鞋还是币,“炒”的本质无非低买高卖赚差价,用钱撬动钱。和加密货币一样,鞋圈随着越来越多热钱进场而注入泡沫,原本稳赚的生意也充满了不稳定性。

CoinEx“开玩笑” 55.com真上鞋

“今天一睁眼,发现整个币圈都在聊炒鞋。”出没在各大币圈社群的老杨说,他看见有人调侃,“比特币8月20日下跌7%被归因到炒鞋上,把鞋都和比特币关联上了,热度真的不一般。”

有交易所也来蹭热度,8月20日下午,CoinEx上线鞋交易对的截图在朋友圈刷屏,“据说CoinEx的下一个版本可以炒鞋了。”有人如此传说,甚至连CoinEx创始人杨海坡也把这张图片发到朋友圈。 迅解区块链随后向杨海坡求证,对方回复“开玩笑的”,附上了一个调皮的表情。

也有数字资产交易平台真的上过鞋。今年5月,55.com上线了ATO通道,提供潮牌交易服务,成为币圈首个“鞋交所”。以该平台发行的一个潮牌通证AJOW为例,代表潮牌实物的权益和价值,用户通过炒AJOW就等于间接炒该潮牌。

一夜之间,炒鞋之火热也蔓延到币圈

55.com AJOW价格走势

“鞋圈”本土炒客们钟情的炒鞋平台主要在“斗牛DoNew”、“毒”这两个潮牌平台上交易。和传统证券及加密货币交易所一样,两个APP也显示每个交易标的的价格走势。如用户要拿现货,买入后,平台会将商品寄到买家手里;若只是买入等待价格上涨后卖出,则无需交割实物。

当外界传闻加密货币交易所能否转战鞋市时,业内多有“不看好”之士。IMEOS陈加恩在朋友圈分析认为,鞋的流量有特殊圈层,币圈做鞋就好比互联网做区块链,需要大量的时间和资金,运营模式重,还要有货源,“做起来已经可能需要上千人规模投入运营,那时市场窗口已经结束。”

55.com 交易平台的媒介负责人Anna则告诉迅解区块链,“这还是没弄懂投资逻辑的想法”。

她说,55.com将商品通证化,投资者可以购买该潮牌商品通证从而获得部分所有权,既满足了粉丝对拥有感的“执念”,又满足了投资者对价值增值红利的追求。同时投资者凑够核定的通证,就可以申请兑换实物。

无论如何,炒鞋已经进入了币圈视野。

币圈小散闯鞋圈 自称“像黄牛”

黄小民早在今年6月就开始加入炒鞋大军,他曾是一位区块链行业的从业者。他回忆,早在2014年时他就知道可以通过买卖潮鞋赚取差价,“不过那时还在上学,没有过多留心,错过了一个赚钱的机会。”

今年6月,一次偶然的买鞋经历再次引起了他对炒鞋的注意,“买鞋时听到有人在聊,阿迪旗下粉色的椰子(Yeezy)满天星已经炒到了9200元。”当时,椰子350型号的官方定价才1899元,市场价较官方定价已经上涨了4.5倍。

在币圈闯荡的他对投资十分敏感,当天回家后,他就登陆阿迪达斯的官网一探究竟。他发现,次日就有椰子350型号的粉色款出售,他立刻注册参与抢购,运气不错,他抢到了一双,“第二天就在‘毒’上卖了3000块,赚了1100块。”

后来,他每天都在关注阿迪、耐克这些运动潮牌的首发鞋,但至今再没抢到过。“我就一个号,中签率低,一直没抢上。”他并没有将自己定位为炒鞋者,“更像‘黄牛’,做的是官网抢到新品后卖到市场上的生意,因为我并不囤货,炒币的经历让我明白,最终只有落到口袋里的钱才算是你的。”

限价、限量、抢购,这些词汇在币圈也耳熟能详,毕竟,IEO模式谁也不陌生。黄小民还是觉得有区别,“阿迪耐克可不打新,而且听说2到3个小时内付款都是可以抢到鞋子的。”

一夜之间,炒鞋之火热也蔓延到币圈

线下抽签场景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炒鞋者抢鞋的热情可不比币圈打新差。第一财经曾报道,2018 年 11 月,一款 AJ 联名在昆明发售,一位东北庄家特地飞到昆明,雇了 50 个人排队抢鞋。昆明总共发售了 26 双,这位庄家拿下了 21 双。

热钱汇成一个资本江湖,攫取差价的鞋圈,疯狂程度一点也不输币圈。

“大鞋商”站顶端 鞋圈亦有庄

越来越多的资金进入鞋圈,赚钱的逻辑与币圈相差无几,资金更多的人掌握更多的资源和话语权。

在炒鞋玩家杨银(化名)看来,现阶段炒鞋市场渠道、资金两个因素最重要。

他举例,一款新鞋公价500,市场价1200,鞋商会从国内外的店铺以及散户手里收鞋;有店铺关系的公价拿鞋,不常年玩鞋的散户缺少出手渠道,还要担心在“闲鱼”、“毒”等渠道被调包的风险,多半还是卖给鞋商。

有门路的“鞋商”占据着整个炒鞋大军的食物链顶端。

在币圈,有人将“小散”角色定位高位接盘者,或者平滑曲线的人。鞋圈“小散”照样难逃被割命运。

杨银透露,鞋商拿到鞋后同样可以操纵市场价格,譬如市面上有1000双,大大小小的鞋贩手里占了800双,小鞋贩囤货可能升值,但承担的风险也不小,“现金流会不会断?走短线还要看你店铺口碑,大鞋贩还有可能砸价,一夜之间市场价降到800,你卖了,他们又把价升上去了,顶级鞋商过段时间找个网红带带货,价格又涨上去了。”

鞋市同样是大资金玩家的游乐场。

除了大资金玩家可操纵市场外,与股市一样,一些场外因素也可能会影响价格走势。比如某位明星穿了某双鞋,粉丝们也会跟着买,需求一大,二级市场的鞋价便被推高。

美国著名说唱歌手(Kanye West)因脚踩一双Yeezy后,令该鞋大火。他也是“炒鞋团”的标志性人物,据称去年一年因炒鞋年入10亿美元,甚至被推崇为“Yeezy帝国”的创造者。

一夜之间,炒鞋之火热也蔓延到币圈

侃爷脚踩Yeezy(图片来自知乎)

时间往回倒推个四五年,鞋圈的炒客们可以追溯到一些“有钱的年轻人”身上。

“上些年纪的人明显不会搞这些,上班族一般都是为自己的生活奔波,买鞋只是日常消费,炒鞋的都是那些有钱人的子女,他们是最早的买家,也是鞋圈的早期玩家。”

此前有媒体报道,鞋的二级市场大概是在2011年前后开始发展起来的。2015 年之前,10个人里9个赚钱;2017 年之前,尚有一半人能赚到钱。

进入2018年,炒鞋的人越来越多,不再稳赚不赔,球鞋也变成了一种“炒作工具”,一双限量版的鞋很难再以原价买到,市价去买,“只能看跌还是涨。”

炒鞋之突然弥漫到币圈,“这一闹腾,可能更难抢,能赚钱的人更少。”黄小民介绍,鞋市也有市场规律可循,“过年的时间比较萧条,6月是鞋市的大月,只是今年,谁都没想到8到10月也成了大月,“这可能和币圈资金入场有关。”

炒币与炒鞋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,鞋子砸在手里尚可一穿;而币子一旦无法变现,只能算作空气。

当越来越多的投资者、资金流入鞋市后,不确定性将进一步扩大,正如黄小民所说,“赚钱的始终是少部分人,一旦到了全民皆知的地步,市场也就到了顶点。”

无论是币还是鞋,加上“炒”字便开始自带市场风险。价格的涨涨跌跌中,不谙其道者极有可能成为被割的韭菜,“有风险,须谨慎。”黄小民如此提醒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