币安收购 JEX 的真实故事

币安收购 JEX 的真实故事

9 月 2 日下午,何一在焦急地等一个文件。

作为币安交易所的联合创始人,她要在今天宣布一个币安的战略决定,但她要亲眼见到那份至关重要的签字文件,才能确认公告的内容。

这个断断续续持续了一年时间的谈判,即将在今天有个结果。为此,她特意准备了两份合同,如果情况有变,马上换另一份合同。

等待的结果现在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了:币安交易所全资收购 JEX 平台的团队与业务。区块律动 BlockBeats 了解到,这笔收购金额价值几亿人民币,部分由现金支付,部分以 JEX 未来利润呈现。

这场收购的背景,是币安对加密货币衍生品的关注,他们需要衍生品创新的人才。在 2019 年的比特币小牛市中,不少二三线交易所开始推出各种衍生品产品来吸引流量,也的确有越来越多的用户开始使用衍生品产品。

在衍生品方面,币安明显开始加快了进度。先推出了杠杆,随后是期货测试上线,而现在收购了以期权产品为主的 JEX,显然币安也对期权产品很有兴趣。「肯定会上期权交易。」何一在接受区块律动 BlockBeats 采访时说。

巧的是,在复盘这次收购完整过程的时候发现,这是一个包含国内前三大交易所元素的故事,币安、火币、OKEx 都是这个故事在不同时间的主角,在收购完成的最后一天汇合在一起,是币圈的一部《树大招风》。

价值几亿人民币的团队

币安创始人兼 CEO 赵长鹏、币安联合创始人兼 CMO 何一,还有 JEX 创始人兼 CEO 陈欣的第一次交集,是在 5 年前。

2014 年,何一和陈欣先后进入 OKCoin,分别担任 OKCoin 副总裁和产品负责人,随后何一把赵长鹏也拉进了 OK,出任 CTO。赵长鹏曾在当年的采访中,大方地表示「OKCoin 是世界上最好的比特币交易平台」。可他们三人在这个「世界上最好的交易平台」都没有坚持下来,先后在 2015、2016 年离开了 OK,赵长鹏离开得最早,随后是何一和陈欣。

「其实离开 OK 以后,赵长鹏和陈欣有一段时间是共事过的。」何一透露,他们几个人共同做了一个项目。不过这段时间不长,赵长鹏在 2017 年 6 月就成立了币安,陈欣也开始研究自己的项目。

但这两段共事经历,却成为日后这笔总金额几亿人民币的收购得以发生的重要前提。

对于这个估值,何一自己也没有一个准确的公式来支撑,或者说,不是 JEX 交易所的价值是几个亿,而是陈欣这个团队。「以我对他们的了解,我很放心他们,这点在我判断这起并购的价值中,占了相当重要的位置。」

何一说了两件事来解释她的放心,一是,在之前共事的时候,陈欣他们付出与所得并不成正比,但他们没有因为感到不公而去利用职务之便牟利;二是,在币安与 JEX 的并购宣布后,JEX 代币价格暴涨近 4 倍,但陈欣团队并没有抛售自己的 JEX 代币。

当这样的行为放在交易所行业的大环境中,尤其是 Bithumb 等几家交易所先后传出丢币事件,甚至传出有可能是内部员工在暗地操作的时候,我们也可以理解何一对于人的看重,这种基础的相信量化成了几个亿。

但 JEX 并不是完全没有问题的。

在与区块律动 BlockBeats 的对话中,给我们的第一印象,陈欣是一个不太营销自己的人,他几乎没有回答过一句超过 20 个字的话。这似乎也与可以反映到 JEX 平台的现状——即使是拥有全世界都少有的加密货币期权产品的情况下,JEX 在韭菜们眼中也并不知名。在炒币群里,一些新兴交易所的提及率都要远高于 JEX。「他们没有何一。」何一一句话总结了 JEX 的问题。

就像美团收购摩拜,美团为了流量,摩拜为了活一样,再回顾这起收购,更像是一次互惠。币安需要人才和创新,需要新产品,他们需要的是陈欣这些人在加密货币衍生品的创造性;而 JEX 则可以依托币安这个全球第一的大平台,不再考虑流量的问题,只思考产品设计。

可这笔看似双赢的收购,进行的并不是那么顺利。

一年坎坷的收购

在 JEX 被收购后,JEX 平台币暴涨近 4 倍,不少二级市场投资者发现在 7 月和 8 月 JEX/BTC 的交易量都有上涨,质疑有人提前获知了消息,做老鼠仓。「其实那时候收购的事情都还没有确定下来。」何一说。

这场收购,要追溯到两年前。

因为认识的很早,何一在币安成立的时候就有想法并邀请陈欣加入。所以,当 2018 年底陈欣等人上线 JEX 后,币安与 JEX 的收购交流就开始了,断断续续持续了一年。概括下来,卡在了两个地方。

第一次是价格。在 2018 年底,币安发展迅速,希望收购 JEX 来补充人才。但 JEX 在 2019 年初开出的价格直接吓跑了何一。当时 JEX 希望靠自己的产品打出一份细分市场,想尝试不靠运营也能收获一批忠实的用户。

第二次,JEX 接受了被币安收购的想法,他们已经意识到运营这块短板对于交易所来说,必不可少,于是把价格调了下来,但卡在了过程上。

JEX 有自己的平台币,这些平台币如何安排是个问题;币安需要的是对 JEX 全资收购,但 JEX 的股东中,有币安的主要竞争对手之一——火币交易所,股东如何协调,又是个问题。如果 JEX 的股东里面还有竞争对手,币安只能放弃收购。

9 月 2 日,JEX 团队首先放出了公告,表示要与币安战略合作。而这个时候,火币签字的退出 JEX 股权的合同上还没有递到币安手里。何一一直在等,她一定要亲眼看到火币的签字文件。

为此她特意在桌子上准备了两份合同,如果那天没有看到火币的退出文件,币安就会放弃收购,改成合作,意义完全不一样。

几个小时后,何一终于看到了火币的签字合同,她马上安排币安收购 JEX 公告的发布。「那时候才真正敢说决定收购 JEX。」何一说。

「我认为这是一次纯财务投资,赚钱就好。」一位接近火币的信源表示,「交易所之间的竞争在这笔投资里并不是最需要考虑的部分,在这笔投资中,火币最先考虑的就是投资回报率。」

到此,持续一年的收购才算尘埃落定。这个由 OK 老员工创建、被火币投资的交易所,被币安全资收购。

这笔收购还有很多收尾工作,包括 JEX 代币的处理方式、火币方面退出 JEX 股权的款项结算等等。JEX 也不会是币安唯一的一支衍生品团队,币安内部就孵化了衍生品产品,甚至何一还有可能再去收购,让他们在币安内部竞争,就像抖音和微信能在今日头条和腾讯内部竞争出来一样。

我们总能看到各个交易所发言人会在社群内争吵,看似水火不容。但在利益面前,交易所们都非常冷静,各取所需。

在这笔收购中,火币要的是回报率,币安要的是人才和创新,而 JEX 要的就是活下去。

发表评论